赛马会资料中心
您目前所在位置:首页 > 律师风采

律师风采

法援”与我二三事

时间: 2019-10-31      访问量:665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我在实习人员申请律师执业的面试现场跟考官老师说过的一句古言,我现在终于是个执业律师了。从2018年1月成为实习人员?#20004;瘢?#25105;已经在律师行业作为职业参加人近两年,这段时间令我感触颇深的是与法律援助的故事。

一、陈爷爷的家

        当我还是一名实习人员时,经手的第二个案件就让我印象深刻,那是一个关于赡养费纠纷的案件,而我也两次走进陈爷爷和陈奶奶的家里。师父跟我说:?#20843;?#28982;你只是实习人员,但是,你也是一名律师,无论是法律援助案件还是收费案件,你都要用律师的视角看问题、解决问题”。怀揣着这个信念,我和另一个律师骑着电动车就去到?#21496;?#31163;律师事务所十几公里远的受援人家里。陈爷爷的家已经搬离了户籍地址,幸运的是他的新?#19968;?#26159;在同一个村子,经过多番打听终于踏入了他的家。第一次去的时候,陈爷爷在?#37319;?#20241;息。由于年事已高,陈爷爷的听力已经大不如年轻时,我只能扯着嗓子在?#21592;?#36319;他说明我的?#20174;桑?#35760;录他的说话内容形成?#20107;?#22238;去制作诉讼材料,那一次,他坚决地拒绝和儿子和解。第二次时,我带着诉讼材料在楼下等了陈爷爷半个小时。他回来的时候,骑着三轮车,九十几岁的高龄还是无法掩饰他的精神抖?#21360;?#38472;奶奶热情招呼着我?#19979;ィ?#37027;次我停留了两个小时,破旧的房屋竟然给了我一种熟悉感。这次,我终于见到了他的儿?#21360;?#19968;个喝?#21496;?#20914;我大喊大叫的男人,陈奶奶在?#21592;?#26497;力?#20843;?#20799;子冷静下来跟父亲说话。那时,不知是偶然还是冥冥安排,我看到了陈爷爷眼中的落寞,他的眼神告诉我:“跟我好好说话就好,这个事情都不用闹到法院了”。不知为何,我开始做起?#35828;?#35299;工作。也许是陈奶奶的努力,也有可能是他们之间的亲情使然,调解工作处理得很顺利,陈爷爷甚至还跟我保证再也不会到法院去静坐了。陈奶奶跟着我下楼,一只手拉着我一只手给我递上水果和牛奶,她泪眼婆娑的跟我说:“很高兴你能来,你不知道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们该有多开心,真是舍不得你走啊,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啊?有空了你可一定要来”。真是一位可爱的老奶奶,我拒绝了她的礼物后微笑的应着。那一刻,我动容了,骑着电动车满心欢喜和触动的离开。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在法院见到过陈爷爷,希望他们身体?#37096;怠?

二、一罐香甜的土蜂蜜

        作为法律援助律师,我们深知不能接受受援人的财物,也不能轻易收取受援人赠送的物品。但是,我?#20004;?#20173;庆幸收下了赵爷爷和赵奶奶用苍?#31995;?#21452;手递给我的土蜂蜜,这已经让他们得到了安心。那是一个劳动纠纷,我们从劳动仲裁阶段走到了诉讼阶段,中间经历的时间很长,长到我觉得愧疚,更愧疚的是这个案件最终还是没能交给我去参与开庭。多么质朴的老人啊,因为无法安心享受免?#35757;?#27861;律援助而用自己的双手摘取蜂蜜送来给我,一边强硬递给我还一边惭愧的说道:真的是麻烦你啊叶律师,为了我们这个案件让你跑来跑去,输了也不要紧,我们?#36824;?#20320;。这个案件终于在2019年10月28日开庭了,但求不负他们所愿。

三、他的鞠躬

        我即将26周岁,即将28周岁的他心存感激且旁若无人的给我鞠躬,我知道这与年龄无关,而与我的身份有关。我曾经两度收到法律援助中心发给我担任辩护律师的指派函,虽然第一次法律援助被他以已经聘请律师为由而拒绝,但是,我依然坚定的二次走进看守所大门去会见。第一次会见结束时我提醒他:如果你聘请的律师没有送委托?#20013;?#21435;法院,你的辩护律师依然是我,他微笑的向我鞠躬跟我道谢。第二次会见时,他一脸冷静的跟我说话,会见结束后仍然向我鞠躬。那是一个集体性案件,也是我进入律师行业经手的第一个涉黑性?#23454;?#26696;件。经历了几天的?#38498;?#19982;清醒,第?#22902;?#26202;上七点多结束了全案的庭审。作为辩护律师,我尽力结?#31995;?#24237;讯问、陈述与全案证据发表我的?#25163;?#24847;见和辩护意见,因为,获得充分的辩护是他的权利。?#22902;歟?#21487;谓是一个略微漫长的时间,从早?#31995;?#26202;上,诉讼各参加人都是满怀疲惫。虽然身心疲惫,他在每次休庭和全案庭审结束后都会给我微微一鞠躬,我都报以点头回应。除了疲惫、匆忙、充分辩护之外,有人问我还得到了什么?我答:“我获得?#35828;?#20107;人的认可,更获得了作为一个律师的成就感”。

        “法援”与我只有这三件事吗?不,还有很多故事,我仍然记得他们对我的尊称、他们对我的微笑、他们对我的关怀,不知不觉在这过程中已经积攒了将近五十个故事。未来,我相信还有无数个故事。

        我刚执业两个多月,这个时间很短,但是,我对律师执业的期望很长。我是中国公民,是中国共产党员,是社会律师,也是立志长期投身法律援助的社会律师。律师路漫漫,但是,我们始终同在?#40644;?#27861;律?#30701;歟?#25105;们?#25112;?#23454;?#32622;?#22909;中国梦。

作者简介


        叶静,女,广西民族大学法学本科生、中国共产党员、广西谦行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职业主攻方向:刑事辩护、合同纠纷、侵权纠纷、家事纠纷,致力于法律援助工作。

赛马会资料中心
摇骰子梭哈怎么玩 2011热门股票推荐 上海天天彩 003期特码开奖 福建22选5 山东11选5荐胆如何购买 安徽时时彩 官方下载正版海南琼崖麻将 六肖中特期期 赛车北京pk10是什么